首页 >> 经略海洋 >> 海洋文化 >> 正文

发布时间:2017/7/31 14:33:04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报


东海追踪渔绳结

 

 

  渔用绳索结简称“渔绳结”,是渔民在长期渔船作业、网具制作及日常生活中广泛运用的绳结。它产生于海岛的特殊环境和劳动生产条件下,以口述心传的方式流传于民间,并在流传的过程中不断创新,最多时达上百种。近年来,随着渔业生产和海岛居民生活方式的改变,许多类型的渔绳结因长期不用濒临失传。在浙江省黄龙岛,笔者有幸看到了保留完好的古老的渔绳结。
  在船龄较大的渔船上,还是可以看到渔绳结的身影。这些“毛扎扎”的植物纤维,扭曲成各种形状,肌体的柔韧性发挥到极致。且不说帆布上运转有序的绳索,渔网上各处衔接的绳结,就连渔民用来喝水的杯子,都被一根细绳穿过杯柄固定在桅杆底部。绳结系的是活扣,喝水时拉着绳子的一头一抖就开。这种堪称“绝活儿”的老手艺,外人见了啧啧称奇,而渔民刘有九却习以为常。
  年过八旬的刘有九,15岁下海捕鱼,20岁成了船老大。从登船那天他就和渔绳结打起了交道。无论是网眼的补织、断绳的对接,还是船靠码头时的带缆,都要用到渔绳结。当初作为渔船的新伙计,他在船老大和老渔民手把手的传授下,开始从最简单的牛桩结、穿股结学起。经过无数次细心揣摩,他很快学会了几十种打结方法,复杂的撩板结、橹带辫打起结来得心应手。久而久之,打渔绳结成了他最大的爱好。如今,他将自己所掌握的上百种渔绳结整理出来,呈现在渔绳结陈列室里。各种各样的渔绳结贴在墙上,而且还编了号,标注了名称和用途。
  我拿起一个绳结,这是一个微缩的双撩板结,双股的白尼龙线,导出一对兔耳似的绳扣,两个绳扣的交汇处,是3个并列的绳疙瘩,它们包括两个绳扣各自的疙瘩,以及合并这两个绳扣的疙瘩,3个疙瘩如倒立的“品”字形,它们并非各自独立,而是相互借用绳股,互相衔住。双撩板结是修理风帆时,爬桅杆必备的绳结,攀援者把双脚探进绳结,绳结中部的疙瘩与桅杆接触,靠摩擦力的作用,踏着绳结的双脚借力爬上桅杆顶端,这个绳结可以负载一条壮汉的体重。还有渔船用的五星碰头结,状如五角星的绳结,用鸡蛋粗的缆绳打成,可挂在船头和船舷,防止船靠码头时碰伤船身,还能避免船与船之间的碰撞刮擦,几乎以工艺品的完美形式呈现在船舷之侧。
  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渔绳结的实用功能不断被弱化,最终只能成为展厅里的陈列品,供人观赏。随着渔业生产方式的革新,帆船改成了机船,像帆船结、倒挂卜结、老菱卜结等这些与帆船作业相关的绳结技艺不复存在。自渔船改为机器动力之后,摇橹时的橹辫结也无人知晓了,系船用的系泊结,也改成了更为坚固的铁链和挂钩。上述提到的五星碰头结是最常见的渔绳结,以前几乎所有的渔民都会打,现在五星碰头结的减震功能已经被橡胶轮胎代替了,能打出这类结的渔民估计寥寥无几了。
  在黄龙岛老渔民的帮助下,我记录下100多种渔绳结,橹辫结、琵琶兜、撩板结、猢狲捧结、拧轱辘结、旱腿结、懒汉结、开窍结、扳网结、盔头结、拖船结……这些名目繁复的渔绳结背后,都有一个精巧的结体,仿佛再现了渔民出海捕鱼时的动作,系网、系船、挂橹、升帆……
  随着年老的渔民逝去,很多渔绳结湮没无闻,但打绳结早已渗透到渔家人的日常生活中。旧时,渔业生产中的各种突发事件均需要绳结出面,比如吊水桶、架竹竿、拴钓钩、捆网兜,甚至被毒鱼所伤,也要用绳索扎住伤口止血,防止毒性扩散。现在,渔绳结仍然默默无闻的为人们服务,去鱼市稍微留意就可发现,五花大绑的活蟹用得是捆蟹结,鱼贩仅用单手就打出的活结是最简单的一种渔绳结。
  如今,渔绳结除了少量应用在渔业生产中,还被人们用于制作杯垫、挂件、图画等各种物品。其材料早已不是散发着桐油味的灰褐色的麻绳,而是改换成聚乙烯的合成材料,在阳光映照之下,闪耀着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