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略海洋 >> 海洋经济 >> 正文

发布时间:2017/4/20 14:33:45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报


借蓝色经济理念和海洋产融结合推进“海上丝路”建设

 

 

  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新时期我国推动沿线国家深入合作、互利共赢、共同繁荣的重大倡议。这一倡议在传承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和平、友好的基础上,注入了新的时代内涵:通过“五通”的实现,打造一条实现沿线地区蓬勃发展,提高沿线国家人民福祉的繁荣之路。按照这一理解,推进“海上丝路”建设,就必须突破某些传统思维,如“海上丝路”建设就是建设维护航运通道、确保海洋战略安全等,将“海上丝路”建设视为一项综合性工程,采取多种手段推进。从领域来看,要推动沿线国家全方位开展政治、经济、文化、人文合作;从范围来看,既要推动海上合作、临海合作,也要推动沿海地区合作、海洋腹地合作。
  当前,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总体顺利,已具备了良好的发展基础,显示出良好的发展势头。未来如何更好地推进“海上丝路”建设?“海上丝路”沿线国家深入合作,涉及方方面面。其中,有两点至关重要,可以说,是进一步推进“海上丝路”建设的钥匙。一是以蓝色经济理念作为推进“海上丝路”建设的核心理念,贯穿“海上丝路”建设全局和始终;二是加快海洋金融发展,增强金融支持“海上丝路”建设力度,以海洋产融结合作为推进“海上丝路”建设的重要手段。
  凝聚各方共识 发展蓝色经济
  蓝色经济理念自1999年首次提出后,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重视,其内涵和外延也不断扩展和丰富。该理念也凝结了全球大多数海洋国家的共识,得到了国际公认,逐渐发展成为世界海洋经济乃至国际社会发展模式的重要思维、理念和潮流。多个重要的国际组织,如联合国和欧盟以及诸多国家都积极宣传蓝色经济理念,推动蓝色产业发展,谋求蓝色经济增长。目前,海洋经济发达国家已经逐渐形成了蓝色经济政策体系,并建立了相应的实体机构。
  实现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发展蓝色经济成为一个重要选项。在我国,随着经济结构性问题逐步突显,传统的经济增长动力面临困境,亟须寻求新动力。2011年和2012年,国务院分别批复了《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发展规划》和《福建海峡蓝色经济试验区发展规划》,这是蓝色经济成为我国国家战略的标志。党的十八大提出海洋强国战略,蓝色价值观成为建设海洋强国的思想基础和灵魂。“十三五”规划纲要更是专用一章阐述“拓展蓝色经济空间”。这意味着,“十三五”时期,推进蓝色经济发展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大任务,发展蓝色经济将成为中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进全方位对外开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手段。“拓展蓝色经济空间”含义十分丰富,拓展空间,意味着要全面加强蓝色经济领域的地区合作、国际合作,要将蓝色经济与区域经济和国际经济合作有机衔接。
  共识性高、敏感度低的蓝色经济,成为各国发展共识。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我国目前最重要的深化对外开放的倡议,该倡议的实施将为推动中国与沿线国家的合作提供新的动力。在“海上丝路”建设的过程中,部分国家对中国抱有疑虑或猜忌,中国亟须寻找与各国间的共识。蓝色经济是目前全球海洋国家共同接受的理念,“海上丝路”沿线国家多数都积极推动本国的蓝色经济发展,并表示出与中国开展蓝色经济合作的意愿。蓝色经济以其全球共识性和低敏感度,成为中国深化与“海上丝路”沿线国家的合作,推动“海上丝路”建设的重要途径,将会显著加快“海上丝路”建设步伐。未来,蓝色经济理应成为我国推进“海上丝路”合作的主线。“海上丝路”的蓝色经济合作将不仅局限于传统意义上的海洋经济,更将体现出高度的陆海统筹,将海洋经济与相关的海岸带经济、陆域经济统一纳入到蓝色经济合作范畴,以蓝色经济引领“五通”的实现。蓝色经济理念将最大程度地凝结国际共识,将各国的发展意愿统一在一个被各国共同接受的发展模式当中,实现国际深度合作和共同繁荣。
  推动南海建设成为和平、合作、繁荣之海,发展蓝色经济是重要途径。推动南海问题的解决,建设和平、合作、繁荣之海是我国最重要的地缘战略目标,是中国建设“海上丝路”和海洋强国的重要前提条件。未来,我国必须集中力量推动南海共同开发,实现经济的共同增长,让南海相关各方分享地区和平与安全带来的利益。南海的综合开发也需要以蓝色经济这一能够凝结各方共识的理念为主题,以蓝色产业为合作重点,通过相关各方的蓝色经济协同发展,打造南海蓝色经济共同体,进而推进南海安全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建设。为支撑南海的蓝色经济合作与开发,有必要在我国南部沿海地区建立跨省级的蓝色经济区,便于南部沿海各省区海洋经济与事务的全方位合作,加快区域间资源整合与优化,发挥整体优势,推进南海综合开发。目前,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就是建设我国南部蓝色经济区的重要尝试。
  创新金融模式推动产融结合
  海洋产融结合是推进“海上丝路”建设的关键手段。现代海洋产业投入高、产业链长、科技含量高、产值大,是典型的战略新兴产业。海洋产业比陆域产业具有更显著的高风险特征,技术密集性特征更强,专业化程度更高。同时,由于历史形成的原因,一些海洋产业在长期的历史积淀中,形成了封闭性很强的产业圈子。这些特点决定了海洋产业的发展需要强大的金融支持,也需要海洋产业的长期积累和沉淀,需要高度专业化的成熟团队。资金和海洋专业的产融结合,实质是金融部门与产业部门的一体化,依托产业基础,发挥金融的开放性、交互性和杠杆性,协调金融要素和产业资源,实现成本内部化和效益放大效应。产业集聚导致的集群效应是海洋经济发展的产业基础,金融资本是促进海洋经济壮大的催化剂,产融结合具有融资优势、项目优势、效率优势,使得政府、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实现三方共赢。
  通过产融结合推进“海上丝路”建设,必须有坚实的金融基础和强力的金融支持。而目前“海上丝路”建设的金融支持仍显不足,突出表现在项目融资渠道窄、资金支持不足;金融支持模式单一、金融咨询服务偏弱等。为解决上述问题,需要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一、细化项目分类,拓宽融资渠道。“海上丝路”建设中涉及的项目可分为盈利型项目和公益型项目。要针对不同类型的项目,实施差别化的融资模式,拓宽融资渠道,发挥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盈利型项目应主要依靠市场化的融资模式,比如参照世界银行的经验,借助融资机构自身较高的信誉评级,以较低的融资成本向全球投资者发行债券,以充分发挥杠杆作用,有效引入其他资本,特别是商业银行和各类基金的进入,让融资方充分享受全球的低利率红利。积极推广银团融资、BOT、PPP等创新融资模式,吸引民间资本和国际资本参与。对积极参与“海上丝路”项目建设的国内民间资本,应给予投资退税或海外投资收益汇回的税收优惠及结售汇方面的手续费优惠。针对不以盈利为主要目的的公益性项目,可参照国家开发银行为地方重大项目的融资模式,利用AIIB(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或国家开发银行的自有资金,为这些项目提供期限较长、成本明显低于市场水平的建设资金。
  二、推动建立具有引领作用的大型海洋金融机构。当前,国内以银行为主导的金融体系主要以为“海上丝路”建设提供融资服务为主。一方面,金融工具有限,融资需求无法完全满足,尤其是部分海洋产业所需融资量大、专业性极强,现有金融机构在海洋专业性方面的欠缺,导致海洋产业融资极为困难;另一方面,现有金融机构缺乏具有针对性的金融咨询服务。因此,有必要成立专业的海洋金融机构,为“海上丝路”建设和海洋产业发展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新设立的海洋金融机构可以由国家牵头发起建立,也可由地方政府牵头建立,采取股权多元化的所有制形式,积极引入民间资本参与,提高机构的市场化程度和经营效率。
  可以从4方面着力建设新设立的海洋金融机构。一是借助大数据技术优势,建立健全“海上丝路”数据库,更好地评估和判断国家风险和项目风险,为企业和其他机构的投融资决策提供科学依据;二是准确、全面了解“海上丝路”沿线国家的金融法律法规,并提供特色化、差异化和属地化的金融咨询服务和融资服务。如印度尼西亚超过90%的国民信仰伊斯兰教,现有的国际投融资体制往往不适用于当地,只有借助近年来日益兴起的伊斯兰金融模式,才能有效帮助中国企业在印度尼西亚享受投融资服务。三是在制度、信息、人员、技术上对接成熟的多边金融机构,如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实现前期架构的搭建和基本运行模式的设立。四是联合新兴的多边金融机构,如AIIB、丝路基金、金砖银行进行更多深入合作,共同探索创新的、具有普适性的投融资模式。传统的多边金融机构囿于体制因素,往往无法开展具有突破性的创新,新兴的多边金融机构可以凭借新机构提供的咨询服务,联合设计融资模式,塑造适合发展中国家的、全新的金融支持理念。具体而言,可以尽快筹划设立以下几类专业海洋金融机构,包括中国海洋产业投资基金、地方海洋产业投资基金、南海开发投资基金、“海上丝路”大宗商品期货交易中心等,在“海上丝路”建设的不同层面上发挥金融支持作用。尤其紧要的是,建立中国海洋产业投资基金。可以借鉴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发起运作经验,由中央政府、地方政府、金融机构、涉海企业联合发起,作为我国支持“海上丝路”沿线海洋产业发展的主导金融机构。
  三、探讨建立“海上丝路”国家信用评级体系。在金融市场上,信用评级往往是一个国家和企业融资能力的风向标。目前,穆迪、惠誉和标准普尔等评级机构垄断了国际资本市场的评级权,三大评级公司的信用评级并非完全公允。尤其对发展中国家而言,企业和国家的信用评级常被人为压低。目前,多数“海上丝路”国家受制于较低的评级,在国际市场融资成本较高。中国在“海上丝路”沿线互联互通项目的投资大、建设周期长,需要长期从国际市场筹集资金,国家信用评级偏低无疑将加大项目国的筹资成本。从长远来看,要解决“海上丝路”国家评级普遍偏低的问题,除“海上丝路”国家本身持续发展外,还可以探讨建立由“海上丝路”国家主导的信用评级机构,或由“海上丝路”国家政府共同出资成立中立第三方评级机构;或将中国国内的某家信用评级机构打造成为服务于“海上丝路”沿线国家的信用评级机构。
  此外,还需要完善“海上丝路”金融布局,进一步促进人民币在更大范围内、更深层次上的使用,推动人民币尽快成为区域化的结算货币;推动构建统一的人民币跨境支付清算体系;完善沿线国家特别是亚洲债券市场,扩大“海上丝路”投融资渠道;构建“海上丝路”保险服务体系等。
  ▶链接
  PPP:从广义上来说,PPP指的是企业参与提供传统上由政府独自提供的公共产品或服务的模式。从世界银行对PPP的分类来看,主要包括外包类、特许经营类和私有化类。因此,BOT本质上也可视为是PPP的一种。
  BOT:建设—经营—转让,是指政府授予私营企业一定期限的特许专营权,许可其融资建设和经营某公用基础设施,在规定的特许期限内,私人企业可以向基础设施使用者收取费用,由此来获取投资回报。待特许期满,私人企业将该设施无偿或有偿转交给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