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略海洋 >> 海洋文化 >> 正文

发布时间:2017/8/11 11:38:59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报


潍坊海盐遗址的千年诉说

 

 

  潍坊古称北海。从汉代开始,潍坊在较长历史时期内称为北海郡、北海军、国、北海县,给潍坊深深地刻上了海的烙印。数千年风雨,仍有一群盐业遗址站在原地,诉说着海上潍坊的史实与变迁。
  2009年10月至11月,潍坊市文化局、潍坊滨海区宣传文化中心和山东师范大学齐鲁文化研究中心联合组成的文物普查队,在潍坊滨海区央子街道发现了东周盐业遗址群,这是4处由100余个古代盐业遗址组成的大规模盐业遗址群。
  考古成果震惊了整个世界,等于揭开了中国古代盐业笼罩着的那层神秘面纱。在100余个古代盐业遗址中,其中包括龙山文化遗址的1个,商代至西周早期遗址14个,东周遗址86个,金元遗址8个。龙山文化遗址发现,说明早在4000多年以前,这里就已经生产海盐。具体实物与真实遗址同《尚书·禹贡》里面的记述正好吻合。
  这些古老的的文化遗址,是先民最早聚集生活的地方之一,他们在这里与大自然展开了顽强的拼搏,谱写了开发海滩的历史。潍坊滨海盐业遗址,填补了我国东周时期盐业考古的空白,使人们对战国时期盐业遗址的规模、分布情况、堆积形态以及当时的制盐方式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公元前11世纪,姜太公封齐。当时的齐国是“负海泻卤,少五谷人民寡”的蛮荒之地。在这里,姜太公显示出自己卓越的治国智慧,他根据当地的情况,充分利用傍海的自然条件,开发沿海渔盐资源,发展工商业,使人们安居乐业。
  公元前685年,春秋时期齐国的第15位国君桓公任命管仲为卿,推行改革开放,巧用渔盐之利,终于实现了富国强兵,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充当盟主的诸侯。管仲认为“国无盐则肿”“守国之国,用盐独甚”。他施政之后,“通齐国渔盐于东莱,使关市讥而不征,以为诸侯利,诸侯称广焉。”从而促使齐国成为首屈一指的东方强国,不仅推动了经济繁荣,而且促成了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的形成。
  秦汉时期,潍坊海盐业持续发展。汉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汉武帝采纳大农丞桑弘羊建议,对盐铁实行官营专卖。此后,西汉政府在全国设置盐官37处,山东盐区有11处,潍坊有2处,分别设于都昌(今昌邑)、寿光。西汉景帝二年(公元前148年),北海郡在今潍坊境内设置。都昌和寿光属于北海郡管辖。北海与海盐在此相遇,从此牵手。
  渔盐之利富饶了一方郡国,海洋资源推动社会发展。沉睡的遗址下埋藏着一个恢宏的时代,千年的追思浇铸在古老的陶片之上。千年不语,它们只是静静地坚守在原址,见证着岁月的变迁,连同那些在长期的历史演变中形成的特色海洋渔盐民俗文化。盐神崇拜、二月二龙抬头节、妈祖庙会……这其中包含着世代滨海居民心底深处最原始希冀。于是,古遗址不远处,古香古色的北海渔盐文化民俗馆、天后宫、天妃庙,古今兼容的城市艺术中心承担起了收留乡愁的历史责任。在为渔民、盐民提供观光旅游、追踪寻根的同时,也把悠久的海洋元素留在了人们的衣食住行中。这些文化遗产和资产,不仅是我们读取潍坊地域渔盐文化的重要标识,同时也奠定了潍坊在中国海洋文化中的引领地位。
  世界建筑大师贝聿铭说:“一座城市如果没有旧的痕迹,就好比一个人失去了记忆。”应该说,东周盐业遗址留住了潍坊的海洋记忆,固守着“海上潍坊”的灵魂,在流转的时光中守护着潍坊的“北海”文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