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法规 >> 政策解读 >> 正文

发布时间:2017/7/13 9:57:17       信息来源:中国矿业报


《全国海洋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解读

 

 

  浩瀚的海洋蕴藏着丰富的资源和能源。在这个海洋经济的时代,海洋已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战略空间。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海洋经济发展,党的十八大作出了建设海洋强国的重大战略部署。壮大海洋经济、拓展蓝色发展空间,对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大意义。
  公开资料显示,地球上的地壳主要存在着大陆型和大洋型两种地壳类型,海底矿产资源也主要有两大类:浅海矿产资源和深海矿产资源。浅海与大陆同属大陆型地壳,它们在地史演化上有统一的机制和地质构造条件,成矿规律有许多共同之处;深海和大洋为大洋型地壳,其构造环境和地质条件与陆地不同,成矿条件也有所不同。按照国土资源科技创新规划,“十三五”期间,我国将坚持陆海统筹,按照建设海洋强国的战略部署,加快建立深海地质调查勘查理论和技术体系,着力突破深海探测的关键技术,提升深海资源探测、开发和利用能力,不断拓展能源资源安全保障空间。
  目前,全球已兴起一个开发利用和保护海洋资源、攻克海洋开发高新技术的热潮。越来越多的国家都把合理有序地开发利用海洋资源和能源,以及保护海洋环境作为求生存、求发展的基本国策。但在海洋资源开发尤其是深海资源开发方面,我们与美、日、俄及一些欧盟国家相比还存在差距。近日,国家发改委、国家海洋局会同有关方面编制的《全国海洋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公开版)》(下称《规划》)正式公布。通过梳理《规划》,我们可以发现在海洋矿产开发方面,有不少新举措。
  优化资源开发布局
  《规划》提出,在渤海湾沿岸及海域,稳步推进渤海油气资源开发,提高现有油气田采收率,推进生态石化产业基地建设。在浙江沿岸及海域,加强大洋与深海科学研究开发基地建设,支持开展深海装备研制。在珠江口及其两翼沿岸及海域,加快深海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和综合加工利用。在广西北部湾沿岸及海域,继续加强对北部湾盆地油气勘探开发力度,提高油气加工存储能力。在海南岛沿岸及海域,继续加强油气勘探开发力度,提高油气加工存储能力;推进能源勘探、生产、加工、交易、储备、输送及配套码头建设,形成大型石油储备中转基地。
  值得注意的是,在深远海空间拓展方面,《规划》提出,持续开展国际海底矿产资源调查与评估,积极推动新矿区申请。加强对国际海域勘探区、通航区及典型区域的环境调查与评价。着力提升深海技术装备能力,实施“蛟龙探海”工程,深入开展深海生物资源调查和评价,建设国家深海生物资源库及服务平台。推进深海矿业、深海装备制造、深海生物资源利用产业化。创新国际海域管理机制,推进国际海域资源调查与开发由国家为主体向国家主导、社会广泛参与转变。开展极地环境综合考查与资源潜力评估,实施“雪龙探极”工程。
其中,“蛟龙探海”工程包括:突破“龙宫一号”深海实验平台建造关键技术,建造深海移动式和坐底式实验平台;研发集深海环境监测和活动探测于一体的深海探测系统;推进深海装备应用共享平台建设。“雪龙探极”工程包括:在北极合作新建岸基观测站,在南极新建科考站,新建先进破冰船,提升南极航空能力,初步构建极地区域的陆-海-空观测平台;研发适用于极地环境的探测技术及装备,建立极地环境与资源潜力信息和业务化应用与服务平台。
  就在前不久,中国大洋矿产资源研究开发协会和国际海底管理局签署了“国际海底多金属结核矿区勘探合同延期协议”。中国大洋协会将在东北太平洋,面积为7.5万平方千米区域内继续开展和完善合同区的勘探工作,其中重点补充合同区的环境基线数据、积极参与环境管理计划,优化深海采矿系统功能、研发多金属结核新一代冶炼技术。同时,继续跟踪分析多金属结核相关金属国际市场,研判多金属结核资源的商业开发时机。
  推进产业优化升级
  《规划》提出,调整优化海洋油气业。建立油气开发用海协调机制,继续推进近海油气勘探开发。支持深远海油气勘探开发,推进海洋油气资源开发与服务等综合性保障基地建设。进一步加大对海上稠油、低渗等难动用油气储量开发的支持力度。到2020年,新增探明海洋油气地质储量较快增长,海洋油气产量稳步增长。积极加强国际合作,推动深远海油气合作开发。加强沿海LNG接卸能力建设,提高周转调配能力。支持社会资本通过参股等形式,参与海洋油气资源勘探开发。
  《规划》提出,培育壮大海洋装备制造业。面向深远海资源开发,开展关键共性技术和工程设备的自主设计与制造,重点突破浮式钻井生产储卸装置、液化天然气浮式生产储卸装置、浮式液化天然气储存和再气化装置、3600米以上超深水钻井平台等装备的研发设计和建造技术,提升海工装备设计和建造能力,形成总装建造能力。推动海洋工程装备测试基地、海上试验场建设,形成全球高端海洋工程装备主要供应基地。
  《规划》提出,要促进产业集群化发展。海洋油气业:以天津、上海、深圳、广西、海南为依托,推进海洋油气开发基地建设,构建海洋油气资源开发带和油气产业集群。海洋装备制造业:加快推进海洋装备产业发展,重点建设以大连、天津、烟台、青岛为主的环渤海地区,以上海、苏中地区、浙东地区为主的长江三角洲地区,以广州、深圳、珠海为主的珠江三角洲地区三大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集群。海洋船舶工业:优化海洋船舶产业产品结构,支持海洋高端船舶发展,重点打造以大连、青岛为主的环渤海地区,以上海、苏中地区、舟山地区为主的长江三角洲地区和以广州为主的珠江三角洲地区三大造船基地。
  支持重大科技创新
  《规划》提出,围绕深水、绿色、安全等重大需求,加快推进海洋资源开发、海洋经济转型升级亟需的核心技术和关键共性技术的产业化和国产化。在深海关键技术与装备领域,重点突破全海深潜水器和载人装备研制、深远海核动力浮动平台技术等关键技术,建设深海空间站,开展深海能源矿产开发核心技术装备研发及运用。在深水油气资源开发领域,突破深水钻井设施、深水平台及系泊等核心关键技术。
  掌握了核心关键技术还要转化。为此,《规划》提出,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和主导作用,支持涉海科技型中小企业发展,鼓励企业开展海洋技术研发与成果转化。推进海洋重大科技创新平台建设,促进海洋科技资源优化整合、协同创新。加快构建以市场为导向、金融为纽带、产学研相结合的海洋产业创新联盟。大力发展海洋众创平台建设,扶持培育新型创业创新服务机构,加快与互联网融合创新打造众创、众包、众扶、众筹空间。继续推进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工作、海洋高技术产业示范基地和国家科技兴海产业示范基地的试点工作。建设海洋科技成果交易和转化的公共服务平台,支持涉海高等学校、科研院所、重点实验室向社会开放,共享科研仪器设备、科技成果。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国家深海生物基因库、深海矿产样品库等,通过企业化运作,为社会科学研究与产业发展提供服务。
  完善涉海制度体系
  在法律法规方面,《规划》提出,切实发挥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的基础性和指导性作用,加快编制与实施沿海省级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严格执行海洋功能区划制度,加强海洋功能区划实施的跟踪与评估。编制实施国际海域资源调查与开发、海洋科技创新、海洋工程装备等专项规划,加强专项规划的环境影响评价。推进海洋基本法、南极立法相关工作,加强海洋防灾减灾、海洋科研调查等方面的立法,完善深海海底矿产资源开发法、海域使用管理法、海洋环境保护法、矿产资源法等法律法规的配套制度。加强对地方海洋立法工作的指导,支持沿海地区进行制度创新和改革。加强行政决策程序建设,完善海洋行政许可制度,强化执法监督检查。实施海洋督察制度,开展常态化海洋督察。健全海洋普法宣传教育机制。建立海洋质量技术监督体系,加强海洋标准化、计量、检验检测和认证认可,建立海洋质量考核评价制度和质量事故责任追究制度。
  在投融资政策方面,《规划》提出,鼓励多元投资主体进入海洋产业,研究制定海洋产业投资指导目录,确定国家鼓励类、限制类和淘汰类海洋产业。整合政府、企业、金融机构、科研机构等资源,共同打造海洋产业投融资公共服务平台。推进建立项目投融资机制,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设立产业发展基金、风险补偿基金、贷款贴息等方式,带动社会资本和银行信贷资本投向海洋产业。积极发展服务海洋经济发展的信托投资、股权投资、产业投资和风险投资等各类投融资模式,为涉海中小微企业提供专业化、个性化服务。
  当前,世界经济仍处于深度调整期,全球经济仍未摆脱低迷,国际市场需求依旧乏力,地缘政治关系复杂多变,给我国海洋经济相关领域对外投资、拓展海洋经济发展空间带来诸多不确定性。但是海洋经济作为新兴产业,正好可以迎难而上,创新发展,成为新的经济增长极。同时,随着陆地资源和能源的日益衰竭,合理开发利用并保护好海洋资源,无疑是一条可以另辟的蹊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