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略海洋 >> 海洋文化 >> 正文

发布时间:2018/4/26 15:58:11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报


西沙抒怀

 

 

  寸土是金,滴水是钻
  这是我们民族的躯体。一片覆盖碧海的国土;一片站在国土上的波澜。像青春飘逸的秀发,像秀发下面的头颅和躯干。从里到外令人喜欢和热爱。
  南海,寸土是金,滴水是钻。
  我们的祖先就是那片大海。岛是他们的脚印,滩是他们的手掌,礁是他们的指甲,洲是他们的臂膀,暗沙是他们的筋骨,浩瀚的海水是他们丰满的躯体——胸肌、臂肌、肱二头肌……饱涨着蓬勃的力量。
  南海是神圣的,注入了我们民族的魂,它值得我们用生命去守护。我愿意献上全部热血和肝胆。假如,我死了,我要化成一只红掌的鲣鸟,日夜在这片大海上飞翔——巡航,悍卫这美丽的湛蓝,迷人的浩瀚。如果有贼来犯,我会用坚锐的喙啄他的双眼,再用强力的翅膀将它驱赶。
  鸭公岛的定力
  远远望去,幽碧的大海上的一点白,如挂在青花瓷碗上的一滴乳汁。闪耀,温暖的召唤。
  鸭公岛,很小很小,0.01平方公里,就像一只沾满月光的手拍在浩瀚无边的大海上,但它戳下的却是中国的指印。
  小岛布满零碎的珊瑚礁石和贝壳,仿佛一身亮耀的鳞甲,有武士的风度。我想赤足亲近这阳光满满的珍珠陆地,但我收到的却是尖利的刺痛,整个大海都趔趔趄趄,复又穿上水鞋,漫步而行。
  小岛翘脚也没高出大海三米,它像一只鸭子在海上游弋,狂风巨浪终没有把它吞没。它是坚定的,亦是神奇的,小小的身子肩起浩瀚的大海。潭门的渔民虽居简陋的小屋,却有着博大的心胸,他们整日出没于风波里,昂首船头上,与大海一起呼吸——守卫海权,炯然的目光是放电的雄心。
  鸭公岛虽小,但不平凡,在风云莫测的南海上,它是一张铿锵的牌!
  太阳花的血型
  中建岛,一座神秘的岛。1946年,祖国收复了它,昂扬的军舰献上自己的名字——中建岛。这名字能拍出钢铁的声响,有楞有角的主权碑透出民族的尊严。
  这曾是一座风岛、沙岛、火岛,风暴总是盯紧它,削减它的海拔,吞咽净月的沙滩。但自从它回到祖国的怀抱,日益变得葱茏,寂静亦娇娆,蔚蓝的大海染了浓浓的花香。
  这里有矫健的身影,铿锵的波涛,滚烫的呐喊。战士整齐的步伐,炯炯的眼神和飘扬的旗帜已纳入太阳的谱系,发散熠熠的光芒。
  一切变得不同凡响——
  浪如石,风如刀。但每一次风暴来袭,却总在这里滑倒,乖乖地将吞食的部分吐出来,俯首称臣。那些被掠夺的绿亦通过战士的手,从珊瑚沙中一跃而起,拥抱天涯的梦想。
  涛声拍打星空,拨亮小岛的仰望。孤独锻造坚韧,淬成决绝的恒心。每一朵太阳花的血型都是忠诚。宽广的胸怀覆拢大海,握持波涛。而翩跹的蝴蝶总代表爱情飞舞。战士的心中收藏故乡的明月,缄默的嘴巴里有美丽的回味……
  这就是水兵的风采,水兵的情怀。像燕鸥和鲣鸟用飞翔回报天空,他们用热血、信念和理想使青春饱满,让人民信赖!
  兄弟庙敬香
  “南海之梦”向南,向着湛蓝的大海闲庭信步,雍容的蔚蓝和辽阔与我的灵魂无缝的对接,浑然一体地相契与深融。
  风,深情地吹送,幸福与自豪泛涌——我是这片大海的拥有者,亦是蔚蓝之倾心者。我对祖国和先人献上崇高的敬意。我从怀中掏出早有准备的鲜红的旗帜,高高地举过头顶——炎黄子孙的血型与这片大海一致,DNA亦与之相同。悠久的岁月留痕。一脉相承的历史,星空作证。
  兄弟庙在此。孤魂渺渺,碧血黄沙。108个兄弟歃血为盟,与海盗和外寇顽强斗争,献身于西沙这片美丽的疆域,他们用生命为这片大海注册,他们是英雄,是南中国海的脊梁。
  我费了许多周折,索到了南海的《更路薄》,我将它与《中国的疆域全图》一一对照,每个岛、礁、屿、滩我都细致地清点和铭记。我在每个岛上为108个兄弟敬香,告诉他们的在天之灵:这片大海依然在我们祖国的经纬线上翻腾。
  银屿岛“有龙则灵”
  从鸭公岛一跃,就迈上了银屿岛。真近啊,只有一海里的距离,伸手就能搭上肩膀。一样的身高和体量,如孪生兄弟。
  不过,银屿岛有着自己的个性——阴阳一体,刚柔并济。一面是如铁的礁盘,一面是如棉的沙滩。海浪可以靠上疲惫的头,亦可依偎和缠绵。
  小岛在风浪中忽高忽低,忽隐忽现,忽缩忽张,像海蜇和水母,有梦幻之感。
  岛不在小,有龙则灵。漫漫岁月,修改小岛之面貌,而岛上的“龙坑”,亘古存焉。其水墨蓝而深幽,杲日之下而寒凉不减。此岛必有蛟龙出没,只是已过春分,龙乘时变,隐于九天之上,筹谋雷雨的新款。秋分潜渊,龙将归来,届时我可登岛,亲睹蛟龙之飞腾。
  仰卧细柔的沙滩,海水漫展,逼入我的躯体,我与天地平行,灵魂亦染着碧蓝。遐想联翩,通达穹苍……
  你问我,那时,怎么看待自己?我告诉你:我的心灵比天空大海还要阔气,但又比指尖的一粒千秋之沙渺小百倍!
  倾听众鸟欢歌
  秘密集合,一声号令。
  三月,数万只燕鸥带着数万份热爱飞入中建岛,宽大的翅膀在天空中悠美地飞翔,唳亮地啼唱。
  它们有时飞得很低,浮掠的羽翼如裙摆。鸟们熟悉这小岛,更熟悉战士的仁爱与善良,它们飞下来,优雅的翅膀像是要和战士握手。
  战士们举目仰望,挥手致意,纷纷掏出手机拍照、留影,如隆重的盛典,自豪而荣耀。他们把这壮观的场面,迷人的景象,发给祖国的亲人,与他们一起分享。
  众鸟来归,打破天涯的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