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略海洋 >> 海洋文化 >> 正文

发布时间:2017/4/17 14:02:33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报


南海航标大洲岛

 

 

  位于海南省万宁市的大洲岛,是海南岛附属岛屿中最大的岛。大洲岛由一大一小两座海岛构成,岛上共有3座山峰。虽然最高峰海拔仅有289米,但在航海家眼中,它却是矗立在南海的一座航标。
  历史上,航海家给大洲岛起了不少名字,如独猪山、独珠山、大洲头、大周山以及独州山等。明初郑和下西洋时绘制的《郑和航海图》,专门记载了途经独猪山时的针路。下西洋时经过大洲岛的针路是:“大星尖,用丹寅针,十五更,船平南澳山、外平山,外过。用艮寅针,三更,平独猪山。”回程的针路是:“独猪山,丹艮针,五更,船用艮寅针,十更,船平大星尖,外过。”文中提及的“大星尖”,就是现在的广东针岩头峙,它与独猪岛一样,是航路中重要的标识性岛屿。郑和船队一过独猪山,标志着真正开启下西洋的航程。明英宗正统六年(公元1441年),占城国国王去世,明朝派出使团前去册封新王。占城的大体位置位于今越南南部。册封使团从广东东莞出发,沿海南岛东岸南下,前往占城。册封使团副团长吴惠在日记中记录了出使航程:“是冬十二月廿三日,发东莞,次日过乌猪洋,又次日过七洲洋,瞭见铜鼓山。次日至独猪山,瞭见大周山。次日至交趾界。”上述提到的独猪山与《郑和航海图》中的独猪山都是指今天的大洲岛,大周山则是大洲岛上海拔最高的山峰。由此可见,大洲岛与七洲洋、铜鼓山一样,都是海南岛周边最重要的航海标识,即望山。
  明代张燮所撰的《东西洋考》,清楚地记载了下西洋的针路:“独珠山,俗名独猪山。《琼州志》曰:‘独州山,一名独珠山,在万州东南,海中峰势髙峻,周围五六十里。南国诸番修贡水道,视此为准,其洋为独珠洋’。”可见,在海上丝绸之路,大洲岛是外国商船来华时判断船位的一个重要地标。从其他海道针经的记载中看,大洲岛也是我国出洋船舶的一处重要淡水补给基地。因为过了大洲岛,船舶要航行到越南中南部才能靠岸,所以在大洲岛海域,也就是独珠洋,船舶要做好下西洋前的最后准备。
  在海南岛渔民开发利用南海诸岛的历史上,大洲岛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座港口,它不仅直通西沙群岛,而且是通往海外更路的始发港。在苏德柳和苏承芬《更路簿》中,有一条更路是“大洲与干豆,乙辛、辰戌对,十二更”。在王诗桃《更路簿》中也有“大洲去干豆,巳亥,十一更”的更路,它们都是记载从大洲岛前往西沙群岛中北礁的更路,虽然记载的针位有所差异,但都是以大洲岛作为始发港。由此可见,海南岛渔民不仅从铺前港、潭门港、清澜港等港口起航驶往西沙群岛,也可从海南岛的中部沿海的港口——大洲岛驶向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
  大洲岛的地理位置如此重要,当然不会仅是海南岛渔民前往南海诸岛的始发港,它还是海南岛航海家通往东南亚的一处重要中转港口。以苏德柳、苏承芬《更路簿》为例,他们记载的海外更路中有大量的从大洲岛前往海外的更路,如:“大洲与尖笔罗,艮坤、丑未对,十八更收”“大洲与外罗,丑未加乙线丁,二十更”“大洲与新竹,子午、癸丁对,二十八更”等,这里出现的与大洲相对的“尖笔罗”“外罗”“新竹”诸口岸,都位于今越南中南部沿海,都是我国海上丝绸之路中经常用来中转停靠的港口。
  《更路簿》中记载有许多大洲岛与海外港口之间的更路,说明海南岛的航海家在前往海外进行商贸活动时,大洲岛也是一处重要的港口。根据清朝1870年绘制的《南洋分图》(见附图),图中海南岛被注记的地名不多,但“独洲山”(大洲岛)赫然在列,可见其重要性。清末陈伦炯在《海国闻见录·南洋记》中说:“独于七州大洋、大洲头而外,浩浩荡荡,无山形标识;风极顺利、对针,亦必六七日始能渡过而见广南咕哔囉外洋之外罗山,方有准绳。偏东,则犯万里长沙、千里石塘;偏西,恐溜入广南湾,无西风不能外出。”大洲岛与七洲洋均是海南岛重要的航海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