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略海洋 >> 海洋文化 >> 正文

发布时间:2017/8/28 15:29:56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报


《更路簿》与经验航海

 

 

  大约在北宋末年,罗盘开始应用于海船导航,开启了中国古代的计量航海时代。在此前漫长的历史时期,船长凭借航海经验引领海船沿岸航行和短距离越洋航行,称为模糊航海时代。所谓计量航海,即以罗盘针位为海船定向,以更数计量航程,提高了航海的安全性和快捷性。
  以罗盘针位和更数为核心要素记录的航线称为针路,汇集了诸多针路的航海指南工具书称为海道针经。南海渔民使用的海道针经,现在被习惯性的称为《更路簿》。那么,有了海道针经和《更路簿》,普通船员是否也可以为海船导航?答案是否定的,有了海道针经和《更路簿》,火长(船上掌握航海罗盘的人,也称“火表”)的经验依然十分重要,甚至还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曾随郑和第七次下西洋的巩珍在其著作《西洋番国志》中记载,“选取驾船民梢中经惯下海者称为火长,用作船师”。可见,掌管罗盘和海道针经,负责为海船导航的火长,要从民间有丰富航海经验的舵公中选拔。
  舵公本就是海船上资历最老、经验最丰富的技术船员,火长还要优中选优,足以说明对经验尤为看重。
  有了可靠的导航工具和航海指南,为什么还要强调火长的经验呢?这是因为在航海实践中,每条针路的针位和更数都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精确的调整离不开航海经验。另外,一些特殊海域虽有明确的针路,但火长的经验往往才是决定航海成败的关键。
  首先,一条针路的针位(航向)在航行实践中往往需要根据风向、海流而变化。比如李魁茂抄本《更路簿》记载的一条针路:“猫注与三圈午丙巳四更相对。”这两地之间的针位,要在午、丙、巳3个方向之间摆动,有45°的角度。至于如何摆动,只能靠火长的经验。即使是简单的单针,一个针位也有15°,航向按照方位字中分线或是向某一侧偏转,也是要靠经验。随着针路记载越来越具体,出现了更为精确的线针,一线表示1.5度。但在颠簸的海船上使用罗盘实现如此之小的角度偏转,更需要火长的经验。
  其次,更数的推算也要依靠火长的经验。更数是一个时间概念,用以计量海船航程。《更路簿》上每一条针路的更数,只是一个参考数值。实际航行时,要根据风力、风向、海流等因素共同作用下的实际航速重新推算更数。如果航速过快,则要在原更数上减去一定更数,反之则加上一定的更数。加减的数值,火长要凭经验确定。清人李增阶说,如果火长经验不足,算错更数,就不能准确航达目的地而发生“漂流之害”。
  此外,在一些特殊海域,比如七洲洋,只是熟练掌握针路远远不够,还需要对该海域异常的潮汐和强劲的季风有充分的认识,否则很难安全通过,所谓“去怕七洲,回怕昆仑,针迷舵失,人船孰存?”
  实际上,海道针经和《更路簿》上的每一条针路,都只是某一次航行的记录。每一次重走这段针路,当风力、风向、海流等发生变化时,针位和更数也往往随之变化,《更路簿》上的针路只是起到一个参考作用。究其根本,还是古代航海技术毕竟有限,帆船航速和航向不可完全掌控,更数和针位也就不可能绝对准确,这就需要靠火长的经验进行弥补。李增阶描述的火长在船工作过程,就强调了经验的作用:“故火长之定罗经、看船头,从何字行约有几更,该到何处,下铁鎚以取泥沙,则知更数之有准,针道之不移,或转字与否,随其分别矣。”因此说,帆船时代的所谓计量航海,实质上只是有相对量化的航海指南可供参考的经验航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