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略海洋 >> 海洋文化 >> 正文

发布时间:2017/10/12 13:39:54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报


一方渔网碑连接两岸史

 

 

  福建东山县铜陵镇风动石景区碑廊,有一方高115厘米、宽80厘米的《渔网碑》,该碑和金门清代同治年间的《严禁渔网陋规碑记》如出一辙,真实记载了历史上东山和金门水师共同护岛护海的历史,为研究两岸文化和清代福建渔业史提供了新例证。
  福建沿海居民世世代代以海为田,以捕鱼为生。明清时期,海寇猖獗,土豪恶棍借机作恶,或与官府勾结勒索商船,或埋伏于海上波峰浪谷间杀人越货,严重威胁着沿海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渔业生产也因此而停滞。为此保护渔民海上作业安全成为闽海水师的重要任务之一。福建沿海被分为3段,由水师负责巡护,对当时沿海的渔业与海上贸易起到一定的保护和促进作用。
  乾隆年间后期各种社会问题日益突出,东南沿海不少沿海居民下海为盗,福建沿海沦为海盗的多发区。清代乾嘉时期粤洋西路海盗猖獗,主要是向盐船、渔船以及中国沿河村庄提供保护、收取保护费用。渔民为了财产的安全,联合雇艇船巡护、请水师兵丁协助看守渔网,但由于“所雇艇船多以巡网为名,串同闽安水师兵丁武生王佑略等,各在澳按网收取经费”,渔民怨声载道。负责巡护福州五虎口起至闽浙交界沙埕的李参将“将该武生王佑略详革究办”。《渔网碑》明令,沿海巡洋舟师各照前定章程,按段认真巡查,确保闽省沿海渔民的生活,不得派收网费。
  东山岛研究人员在研究这段历史时发现,一方立于清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的金门金湖镇《严禁渔网陋规碑记》记载的内容,与东山所立的渔网石碑上的一致。如“渔户为防捕鱼时被盗匪劫掠,渔网被偷,故有的自雇艇船巡护,有的请水师兵丁看守。但艇船多与盗通,兵丁唯知索费,徒有巡护看守之名,而渔网之窃劫如故。”以及“禁严不法之徒与海盗串通、严禁官吏贪污、怠忽职守,要求沿海巡洋舟师,遵照碑文规定,各司其职,分段认真巡查,确保福建沿海渔民生产和财产安全”等。
  《渔网碑》反映出当时的铜山在福建省海洋渔业中的重要地位。清代中叶的铜山,渔业生产已经非常发达,作业区域近则内海,远则今天的闽、浙和台湾海峡渔场。
  始于明代的钓、网、流刺、竹桁等多种捕捞作业方式得以延续。清康熙以后东山传统的渔业作业不断衍生,有牵风、打鸟、竹档衍、放钩钓、扫蟹绫、沿仔绫、幼绫、带鱼紧、龙虾罾等30余种。铜山水寨造船厂在明隆庆元年(公元1567年),已是当时东南著名的五大水寨造船厂之一。盛于清嘉庆的铜山打铁街,是一条专门服务于海洋与渔业生产的传统手工业街,著名的打铁铺老字号有“广利光”“益发”“合利”“全利”“老盛利”“老协利”等,桨橹业老字号有“芳成”等,其声名饮誉闽粤一带。
  一方清代的渔网碑,连起东山和金门。由此可知,在历史上两地曾经共同保护着赖以生存的海域,两岸人民一直保持着密切的交流和联系。这块石碑不仅有助于研究清代福建渔业史,而且为研究两岸文化历史渊源提供了文史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