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略海洋 >> 海洋文化 >> 正文

发布时间:2017/3/10 10:04:03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报


《针路簿》与《更路簿》

 

 

  自从将堪舆罗盘应用到航海,发明了航海罗盘之后,才开始有记录航路航向的手册,也就是后来统称的《针路簿》。航海罗盘指示航向靠指南针,将指南针指示方位的字符记录下来,称作“针位”。按照针位航行,船舶就能驶向目的地,记录这些针位和各种航海须知的手册被称作《针路簿》。
  航海是人类文明进步到一定阶段才有的事情,所以我国古代将海上形成的航线借用陆上交通的表达方式称作“海道”,也就是海上道路的意思。当《针路簿》出现后,就将这种航海必须遵循的各种各样的指南手册称作“海道针经”。海道针经是泛指,也是航海工具书的总称,它不仅指《针路簿》这种手册,还包括我国古代航海家独创的航海图——山形水势图,当然也包括《更路簿》了。
  《针路簿》萌芽于北宋末年,北宋徽宗宣和五年(公元1123年),路允迪出使位于今天朝鲜半岛的高丽国,随行的书记官徐兢回国后写了一本被称作《宣和奉使高丽图经》的出访报告,首次提及航海罗盘是一种“水浮针”,也就是水罗盘。同时在该书的“海道”卷中,详细记载了从浙江宁波到高丽国都(今朝鲜开城)航路上的岛屿、礁石情况。它除了尚未记录航海罗盘的针位,其他可充作航海指南的各要素都已齐备,因此,《宣和奉使高丽图经》被认为是最原始的《针路簿》。南宋时,在福建泉州主持海外贸易的官员赵汝适编撰了《诸番志》,这是一本海外贸易的百科全书,其中多次提到某国的某地位于泉州的某个罗盘方位上,如果不是用航海罗盘的话,很难在万里之外找到与泉州的对应方位。这种情况只能出现在有了《针路簿》之后。遗憾的是,南宋时期的《针路簿》都没有留存下来。
  元代,从长江口江苏省太仓到天津直沽口的海道是维系国家存亡的命脉,我国最早的、最接近《针路簿》的航海指南就出现在这条航线上,称作《漕运水程》,作者是漕运官员徐泰亨。元代的周达观在《真腊风土记》中则最早将航海罗盘的针位记录下来,可惜没有完整的航路记录。
  明朝是我国航海的高峰期,首先是明永乐年间的郑和七下西洋,这次航海活动保存下来的《郑和航海图》其实也是一本《针路簿》,而且是最早的、真正的《针路簿》。然后是隆庆开海(公年1567年)后,海外贸易大兴,东西两洋航路四通八达,于是各种《针路簿》层出不穷。在张燮的《东西洋考》和郑舜功的《日本一鉴》中就记载了很多的《针路簿》,其中最著名的针路簿有吴朴的《渡海方程》、周述学的《海道针经》等,明末流入英国牛津大学佚名的《顺风相送》,是《针路簿》中保存最完整、内容最丰富的一本。《针路簿》的名称也五花八门,简单的就称作“针本”“针经”“针谱”等,如明朝洪武年间闽籍航海家受命移居琉球国,他们带到琉球的《针路簿》有“三十六姓所传”《针本》的说法,可见明初的《针路簿》就为数不少,我们现在只能从琉球国人程顺则编辑的《指南广义》这本海道针经中看出早期《针路簿》的样子。
  清代的《针路簿》继承了明代的衣钵,并随着航海罗盘的改进和使用技巧的熟稔,内容也出现了一些变化,如“对针”的针位大量出现,还出现了针位上加“线”的变化,说明航海罗盘的刻度区划越来越细,指示的角度更小了,指示的方向也就更精确了。这些变化都可以在《指南正法》这本《针路簿》中看到。直到民国时期,民间出现了许多形式不同的《针路簿》,它们大多由闽南人编撰而成,目前多为私人收藏,或部分收存在文化机构中,还有待深入研究和发掘。
  我们再来看海南岛渔民使用的《更路簿》。从用途上看,它与《针路簿》一样都是航海指南,只是《更路簿》集中使用于海南岛渔民生产和贸易的活动海域,即我国的南海诸岛海域和东南亚地区。从内容上看,无论编排方式还是运用的航海术语都与《针路簿》相似,所以《更路簿》与《针路簿》一样,都是海道针经,与《针路簿》是孪生兄弟。当然,《更路簿》还是有明显的海域特征,它对南海诸岛及其三沙海域,用了非常特别的方式进行命名,如将西沙群岛称作东海,南沙群岛称作北海,对南海诸岛使用了各种不同的方式予以命名,并将南海称为“祖宗海”。由此可见,南海这片海域是海南岛渔民祖祖辈辈生产活动的海域,他们最早在这片海域从事渔业生产活动,并开辟了这片海域与其他海域的海上通道,进行广泛的贸易活动。他们将在南海航海的经验总结于《更路簿》中,作为航海的指南,这与《针路簿》的功能是一样的。
  海南岛渔民创作的这种航海指南,其实与《针路簿》一样也有各种称谓,如《水路簿》《更路经》《更流簿》等,现在我们将它统称为《更路簿》,其中主要的原因是海南渔民大部分都用了类似或接近《更路簿》的名字来命名这种航海指南。另外一个原因是,这些《更路簿》不管注记的形式怎么变化,代表航程和时间的“更”都是其中主要的元素,所以人们就将海南渔民使用的航海指南称作《更路簿》了。
  “海道针经”是所有航海指南的总称,包括《针路簿》和《更路簿》。它们都有共同的来源和相同的用途,都有相互借鉴的地方,既是航海经验的总结,也是航海文化的传承。